送不出去的紅包

欄目:最新公告 發布時間:2015-04-20
4月10日上午,一個電話驚得我們公司亂作一團,在山東費縣出差的工程部王總監突發腦溢血,已經送到縣人民醫院。公司領導層稍作商量,我和人事部劉濤主管帶著不安和緊張...

    4月10日上午,一個電話驚得我們公司亂作一團,在山東費縣出差的工程部王總監突發腦溢血,已經送到縣人民醫院。

    公司領導層稍作商量,我和人事部劉濤主管帶著不安和緊張,從北京乘高鐵,經曲阜,倒高速,直奔魯南,晚上八點半趕到費縣醫院。在神經外科,我們看到王總監昏睡著,臉浮腫,輸了一天的液已暫停,手背上還固定著針管。護士叮囑半小時要叫醒一次,眼睛剛睜開一條縫,沒說一句完整的話,他又迷糊過去。血壓達到120——160,但他已經無法吃藥,連水帶藥給吐出來,只好把降壓藥壓在舌頭下,叫含服。王總監才四十二歲,拖家帶口,這可怎么是好。我和劉主管心情異常沉重,我們想,要不惜一切代價,搶救王總監。

    晚上十點多做了一次CT檢查,上午出血25ml,這時已到30ml,說明繼續在出血。值班的大個子劉慶銀大夫說,到臨界點了,既可以保守治療,也可以手術了??h醫院條件有限,但腦出血病人禁忌遠距離轉院,擔心誤診,我和劉主管心急火燎地分別聯系了北京兩家三甲醫院神內神外科的專家,分頭把CT結果和醫生意見告訴對方。他們電話上說,醫生說的是對的,要密切觀察,如果人昏迷,或者頭疼厲害,就馬上手術。如沒這些癥狀,還可以爭取保守治療。并叮囑,現在必須降血壓和脫水降顱壓。我和劉主管,頓時感覺王總監就到了生死關頭,延誤一分鐘,這人就沒了或殘了,醫生稍處置不當,人也就沒了或殘了。

    我想王總監今晚能不能過得去,關鍵就看劉慶銀大夫了,這時不花錢啥時花錢?我背著病房里別的病人,悄悄點了兩千元,裝好信封??醋o士站暫時沒人,醫生辦公室也只有劉大夫,我趕緊進去,拿出信封說,劉大夫,謝謝您操心我們的病人,這兩天肯定忙,也沒法請您吃飯,這兩千元給您買點東西吧。我覺得說的委婉又得體。萬沒想到劉慶銀大夫會拒收,我再三懇請他收下,他說,錢不會收的,但你盡可放心,該怎么處置,我就會怎么處置。

    由于當晚處置得當,王總監血壓降到了90——130。第二天一早再次做CT,還有輕微出血,但出血量不大。這讓我們心頭一下子輕松了許多。神經外科孫翔宇主任說,腦出血病人二十四小時的觀察和穩定期已過,現在應該馬上手術。他說的手術,就是插管引流。我們又趕緊悄悄打電話給北京的專家,專家說這樣處置是對的,插管引流是小手術,縣醫院都能做。于是,已經趕到的王總監的妻子簽了字。為了消除我們的擔心,孫主任和監護室陳立柱主任一同給王總監做了手術,導出不少濃血,手術很順利。

    晚上吃飯時,我們劉主管給我建議,后邊治療康復還要在這里好多天,還需要醫院精心照顧,不如給兩個主任各買一千元購物卡。我說好,吃完飯你馬上去辦,明早一上班你就塞給他們,遲辦不如早辦。12日一早,劉主管看孫主任一個人在,就拿出購物卡給他,同時說著誠懇的話。孫主任干脆擋了回來,說,這可不行,我行醫多年,從沒收過病人的錢。我們院也有規定,別的地方可以收,我們這里不行。劉主管的購物卡沒有送出去。我說,那一張送給陳主任,收一張是一張吧。劉主管逮機會又給陳主任,沒想到也被陳主任客客氣氣擋了回來。

    就這樣,在山東省費縣人民醫院,我們三次送紅包,三次沒能送出手。面對孫翔宇、陳立柱兩位主任和主治醫生劉慶銀,我忽然倍感羞慚,全國上上下下在致力凈化社會風氣,我這不是太負能量嘛!最后,我們把心里的感激凝成了一面錦旗,上邊寫著:醫術祛疾患,醫德暖人心!

                                                                       

                                                                             克萊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  賀西泉

                                                                                                   2015年4月20日


美女直播操大逼逼